<samp id="efnzr"></samp>
  • <bdo id="efnzr"></bdo>

              當前位置:

              【記敘文】峰哥

              來源:新寧新聞網 作者:蔣雙捌 編輯:新寧融媒 2022-09-07 16:27:23
              時刻新聞
              —分享—

              應該是四五年前了吧,某次堂弟旺旺與我說,他的高中同學峰哥書讀得很好,特別是詩詞,更是來得又快又好,但人有點傲氣。我于是就有了與之結識的愿望,旺旺說:“他蘭州大學畢業后,現在深圳自己辦了個小廠。過年回來后介紹你們認識吧?!?/p>

              我急切想盡快與峰哥建立聯系,旺旺把他的微信推薦于我,我對旺旺說:“你先與他說一下,不然只怕他不會加我?!蓖匀话次业淖隽?。聯系上后,我讀到了峰哥的第一首五律,讓我大吃一驚:方圓幾十里中,弄詩文的基本上我是認識的,想不到“遺漏”了這么個高人。格律的規范、對仗的工整、詩境的深遠、成詩的快捷、用典的精當,是我這之前所認識的詩友們都難以企及的:

              一曲過齊梁,千詩傲李唐。

              仙宮猶被謫,俗世直堪狂。

              好夢游天姥,愁心寄夜郎。

              舉杯將進酒,月在水中央。

              ——《李白》貫一

              我詢問峰哥網名“貫一”的來由,峰哥說:“《論語·里仁》里,子曰:參乎,吾道一以貫之?!蔽覍τ凇墩撜Z》的認知,僅限于教科書上的幾句,于是敬服于峰哥的博學而羞愧于自己的孤陋。而比較起我用的網名,更是雅俗立別。

              接下來的時日里,我如迅哥般盼望著新年的快點到來。

              相互的交流中,漸漸親熱起來,知道了他原來是我的本家,論起輩分,他還長我兩輩,我的心里于是計較起來:我素來敬重長輩,但峰哥小我十多歲,直呼其名吧,不合禮數;叫爺爺吧,峰哥又情何以堪?峰哥回話說:“我們還是別講究那么多了,你是兄長,我是老弟?!?/p>

              轉眼就到了年底。剛從深圳出發,峰哥就電告我:“我和旺旺上車了,明早八點可以到家?!?/p>

              第二天一大早,我就到街上迎著了峰哥。對視一笑后無需介紹,我說:“你詩里有‘玄牝竅何深 ,黃庭語吐金。丹爐新著火,可否煉吾心?!木渥?,看你一副仙風道骨的身子,莫非又是謫仙下凡?”

              峰哥說:“算命先生說我的前世是佛門弟子。我以前有一首‘北秀即南能,隨緣大小乘。敲鐘聲落葉,燃炷火燒藤。月色千江水,花光一樹蠅。未通清凈法,便入苦行僧’的詩,這也許就是我的宿命了?!彪S之信口來了一首:

              詩膽輪囷大自然,酒腸貫轉小周天 。

              塵中擾擾為狂客,夢里蘧蘧是謫仙。

              出口成章、下筆成文的才子,以前我只是在戲文小說里看到過,一旦實實在在呈現于眼前時,我已然是驚若天人、目瞪口呆的了。

              我努力從峰哥的音容里尋找旺旺所說的那份傲氣,心想如果這廝“恃才傲物、目空一切”的話,我自可敬而遠之,不必自討沒趣。我略顯拘謹的神色卻讓峰哥發覺了,他遞給我一包名牌香煙說:“捌哥,我這人你還不太了解。今天我們雖是初次見面,但一見如故,對我的放肆你千萬別往心里去。你對家鄉文化的挖掘做了很多的努力,欣賞了你好多這方面的詩文。雖相見恨晚,但萬分高興今天我們終于認識了?!蓖布泵ξ艺f:“捌哥,他就這樣一個人,既然認可了你,就會把你當做最好的兄弟的?!?/p>

              因為我的小心眼而產生的芥蒂終于消失。共進午餐后,他邀請我一起來到他的家:“我家有很多書,捌哥你喜歡什么書就拿什么書去看?!?/p>

              峰哥在老家的房子是一座很漂亮的別墅。背靠青龍山,門前是一片開闊的稻田。父母離世多年,房子由他的嬸娘照看著。打開屋門,堂屋的神龕上擺放著他父母的遺像,峰哥點燃三炷香對著遺像鞠了三個躬,淚珠掛在他的臉上,我們也傷感著,也跟著鞠躬。

              峰哥的出生很苦,母親因為計劃生育結扎得了一生病,過早離開了人世。窮人的孩子早當家,父親年老多病,弟妹還小,才七八歲的就漫山遍野地做著與他年齡和身材極不相稱繁重的體力勞動。

              一九九九年,畢業于新寧二中的峰哥以優異成績考上了蘭州大學。金榜題名,自然是喜慶之事,但父親卻為峰哥的學費發了愁。東借西貸勉強讀到二零零三年,學業完成了,但沒能交足學費而拿不到畢業證,本來可以去一個很好的單位上班的,卻因為沒有畢業證只好南下打工。

              峰哥邊打工賺錢邊資助督促弟弟讀書。憑著自己的努力,翻修了老家的舊房子,結婚生子。而他一有閑暇,就埋首書堆里。三墳五典、八索九丘,但凡是書,都買來看,而且盡力尋找原著和繁體書來閱讀。

              來到他的書房,我才知道自己的淺薄。因為在交流中,我讀過的那些書,他都是讀過的,而他讀了的那些書,絕大部分我連書名都沒聽說過,什么《甲骨文集釋》《注石門文字禪》《詩林廣記》《竹莊詩話》……他如數家珍時,我聽得云山霧海。

              我明白他寫詩時引經據典信手拈來的緣由了。又因為我的孤陋寡聞,我在后來與別人的交談中,說當今的零陽(新寧縣老九區)的人物中,書讀得最好的有兩個人:一個是現任職于湘潭大學哲史院的博導陳代湘教授,一個就是眼前的這個蔣江峰。

              我更驚詫于峰哥這么個儒門弟子是如何混跡于驚濤駭浪、兇險萬分的商場的,單說他是個儒商或者說是為生計所迫只怕是解釋不了的,我向來懷疑于“君子愛財取之有道”君子們關于這個“道”的“度”的把握,而峰哥的回話讓我釋然而解:“紅塵未改雙瞳碧,世事難銷一骨清?!奔热粊淼搅诉@塵世,哪個又能真正做得到超塵脫俗、超然物外?物質生活與精神生活的同樣充實,才無悔到這塵世走一遭。

              “饒是詩書滿腹,無非字句閑人。青天早已云遠,碧海如今水鄰?!弊x到峰哥的這首詩時,我不禁想起了終南山的羅隱、五磊寺的李叔同……

              事教四十年,我常常因為自己的不能“與時俱進”、亦或是低情商而煩苦,情郁于中,也時時發之于外,峰哥每察覺我出現這種情緒,就勸說和安慰我。后來的時日里,我每當有了情緒,就默念峰哥贈我的一首《西江月》,讓自己心氣平和下來:

              掃榻西風簌簌,書空北雁飛飛,庭前露結菊花稀,但有松青竹翠。

              草轉春來礙足,客愁秋去思歸。有枯榮便是天機,一片浮云入水。

              來源:新寧新聞網

              作者:蔣雙捌

              編輯:新寧融媒

              本文鏈接:http://www.w3basis.com/content/2022/09/07/11804146.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
              久久精品熟女亚洲AV麻豆网站,国产精品中文在线,日本不卡视频一区,无码专区日韩精品免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