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mp id="efnzr"></samp>
  • <bdo id="efnzr"></bdo>

              當前位置:

              【記敘文】結識蔣小友 —零陽文友之五

              來源:新寧新聞網 作者:蔣雙捌 編輯:新寧融媒 2022-09-20 18:06:48
              時刻新聞
              —分享—

              一、桂山訪友

              “本是山中一草民,白云深處且安身。閑時好把村笛弄,半曲俚歌忘俗塵?!?/p>

              在蔣小友諸多的絕句中,我最喜歡的是他的這首《自嘲》。

              按理說,蔣小友是不該只是“山中一草民”的。

              八年前的孟春,我和一攤子驢友游歷了新寧縣巡田鄉桂山村的櫻花谷,認識了桂山村秘書蔣國志,感受了他的熱情好客,品嘗了他的土雞土鴨。寫了一篇《桂山賞櫻》,幾天后,本縣的《崀山》內刊和《邵陽日報》都登了出來。很奇巧的事,這之后我每寫桂山的文章,縣里和市里的媒體都發了出來。于是乎,每年來桂山孟春賞櫻花、孟夏摘櫻桃的人絡繹不絕,桂山也逐漸為世人所關注和熟悉。

              文章發了不久,西蔣村的重明叔與我說:“桂山村的村支書蔣小友文章也寫得很好的?!眲傄宦犝f,我心里掠過一絲“不屑”閃念:“只怕是一般般,既然文筆好,為何不早點把自己村這么好的景觀宣傳推廣出去?”

              爾后的一次偶然中,我在新寧二中的公眾號上,看到了《桂山櫻花隨霧來》的文章,署名“蔣小友”,不禁為自己妄下結論的“小心”而慚愧不已!于是電詢于蔣國志,“責怪”他為何不介紹我與蔣小友認識。蔣國志說:“爛容易的事,你哪次進來了,我們一起去他家吃一頓就認識了?!?/p>

              后來又在多個場合我又特意打聽蔣小友其人,其中就有我班主任唐光濤老師的女婿、桂山人蔣玉,言說蔣小友不僅文筆好,而且武藝好、口才好、酒量好,書記也當得好……

              為了認識豐田鄉的詩友陳湘榮,我曾不遠百里騎著摩托車帶著黃老去拜訪,何況是近在咫尺的桂山呢?于是,電告蔣國志聯系好蔣小友,電邀黃老和重明叔,一路騎行往桂山而去。

              “戶外桃花嶺上煙,綿綿細雨漫無邊。春風獨向壟頭去,竹笠棕蓑好耕田?!保ㄊY小友《春耕》)正是春耕時節,蔣小友聽說我們來了,放下手上的犁耙,和蔣國志在家門口迎著我們。

              重明叔是巡田西蔣村人,與蔣小友自然是熟識的,重明叔簡單介紹了我和黃老后,伸出雙手和我倆緊緊握著:“久仰大名、久仰大名,熱烈歡迎、熱烈歡迎!”熱情絲毫不亞于蔣國志。

              蔣小友的門口用瓷磚貼著對聯,蔣小友要我和黃老評一下。說實在話,黃老不說,我于對聯屬于半拉子,看了之后,在覺得主人的不俗時,更驚詫于在這大山深處的這份不俗。抬頭又看見門楣上的幾個大字“花石草廬”,我就更為奇怪了,詢問這是為何?蔣國志說:“你進屋看看就知道了?!?/p>

              這是一座在鄉下常見得很普通的小庭院,但因為主人的精致,小庭院就顯得也很精致了,圍墻的墻頭和地腳到處擺滿了各類花草,各種顏色的花開放著,別有一番情趣。進屋后,一個四十多歲的精廋漢子連忙給我們遞上煙:“老師快坐,喝喝我們的本地茶?!币苫笾?,蔣小友說:“這個叫蔣重禮,很喜歡你和黃老的詩文,而且能背誦?!秉S老和我大為驚奇:何能何德?我們自己寫的都不一定記得了,他竟然能背?蔣重禮也不客套,在眾人的幾句簡單閑喧之后,他竟然背出了黃老和我幾年前的“歪詩”。蔣小友說:“他還能背誦千來百首唐詩宋詞的?!笔Y重禮說:“背不了那么多了,幾百首還是可以的?!苯又汀熬灰婞S河之水天上來”地背了出來。

              我不通茶道,但喝這茶時,只覺得入喉淡香,通體舒透,神清氣爽起來。

              小友又帶我們進入一間不足十平米的小臥室,看他收藏的各種奇石,我于玩石更是一竅不通了,只是覺得那石頭奇形怪狀的很好看:靈猴弄棍、銀象吸水、觀音念佛什么的都有。

              嘖嘖稱羨之時我們回到堂屋,堂屋的兩邊掛滿了偉人的畫像,按“馬恩列斯毛”的順序,還有孫國父、陳獨秀等人的。還掛著一副他自己創作、本地書法家陳世舟書寫的《沁園春》,還有一把三尺長的劍。

              很快桌上擺滿了幾大碗:紅黃相間自熏的臘肉、蠟黃的干牛肉、粘糅黑糊的血醬鴨……都是誘人流口水的農家美食。

              我正喉結蠕動的時候,小友問:“老師你喝什么酒?”

              凡熟知我的親友,都知道我是天戒。好在有黃老和重明叔在,為我做解釋,但小友不依不饒:“你不喝酒,來桂山吃什么飯?堅決不行!”于是帶我來到他的酒室,什么蛇酒、櫻桃酒、枸杞酒、苞谷酒,都是自家釀造的陳年老酒,看得我眼花繚亂,心底直恨我父母為何不生個海量的兒子?

              黃老和重明叔也不善飲,但主人的盛情難卻,最后在我們的堅持下,重禮和國志出來打圓場,我們都倒上一點點,表示一下意思就可。

              我喝酒不行,吃肉卻不含糊,特別是對那肥瘦相間的臘肉情有獨鐘。雖然相識才半天,我們互相早已退卻了那份陌生而變得異常隨意起來。在他們豪飲之時,我也放肆起來:“你們喝幾杯酒,我就吃幾塊肥肉!”然而我終究還是量力而行,在吃了兩碗米飯、五六塊小巴掌大手指厚的肥臘肉后,終于偃旗息鼓,當然,其他的菜都嘗了個遍:“嘴想吃,但肚子實在裝不下了!”

              小友幾個稱呼我們幾個總是“老師、老師”的叫,我心里很是“反感”:“黃老和重明叔都比你大,你稱他們為老師還說得過去,叫我老師,只怕是折煞我呀!”小友說:“這是必須的,因為看了你們幾個的文章,我學到了很多東西?!?/p>

              “我算個屁呀,與你一樣,只是愛好而已,而且你的很多詩文都好過我,我們互相學習吧?!?/p>

              小友說:“彼與彼年相若也,道相似也。吾師道也?!?/p>

              小友只比我小一歲,但他高中是在縣二中讀的,層次上比我高,自慚形穢時,我說:“好,讓我們互相以這句話共勉吧。從今天起,我們算是相識了?!?/p>

              (未完待續)

              來源:新寧新聞網

              作者:蔣雙捌

              編輯:新寧融媒

              本文鏈接:http://www.w3basis.com/content/2022/09/20/11850919.html

              閱讀下一篇

              返回新寧新聞網首頁
              久久精品熟女亚洲AV麻豆网站,国产精品中文在线,日本不卡视频一区,无码专区日韩精品免费